与y老师卧谈

 y老师是60后生人,部队宣传工作系统。在某夜我俩随机分配到一标准间,海聊了以下内容。其实主要是y老师在答,我在问,顺便被激发作些感想。

一 关于系统内人士的阅读

1 系统内的庸人居多。纵使公务员考试和事业单位招聘总能招来学生里的佼佼者,好学生的就业首选也是这类地方,但进来后,过不了几年就呆废了。
进系统看中的是那个铁饭碗和利益。我们都认为饭碗不是问题,但有些人离了系统还真是活不了。

2 宣宣部的是蠢人,有些指令愚不可及。从宣宣部往上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某位不得势的领导攒了本经典军事战例,烂到不行。此人千方百计托各种关系送到胡办。后来居然真收到胡亲自批阅:“好”。一干人等都觉得不可理喻:胡老师真糊涂到如此地步?

3 党八股在系统内亦影响不了多少人。稍有追求者仍以南方及市场派媒体为私人阅读趣味。

系统人士上微博不多,主要看新浪。报刊主要是南人和南周。大家订报纸杂志纯属偶然,比如某期看到南人做的某报道不错,那第二年就让办公室订上了。而且会一直订下去。机关报纸的阅读情况如下:人民日报一点都不看,发过来就扔;军报喽上两眼;中青头版后面的,有时会认真看看,尤其冰点。

二 关于思维方式

1 y老师认为中国人的问题不是出在制度上,有个好制度,其实未必奏效。某华裔留学生在美国做过实验,在一聚集东亚各国留学生的公寓内,立下规矩,厨房内收拾打扫应遵循以下若干规定。总是过不了几天规矩便无人理会成一纸空文。后来他干脆作罢,不再提规矩一事。

2 y老师拿出一本《广角镜》,让我看上面一篇讲思维方式的文。里头说中国人的原始性思维,保留得比西人多。何谓原始性思维,就是不讲究,笼统大概,也就是胡适说的“差不多先生”。云南某地发现了一中国空军的坠机遗址,市委偏要上报为“飞虎队遗址”。“飞虎队中国空军不是差不多嘛,名声又大,有影响力。”后来美国人一听是飞虎队,就跑来看,一看不对就跟中方较起劲。只好改了。

3 又有一真的飞虎队战士墓地,当地准备重修,要求美方提供这19人名单,刻在一个碑上。美国人一听又摆手:重修是好事,但19人放一个碑,坚决不行。有人是战死,有人是车祸,还有人郁郁寡欢病死,怎能都刻在一个碑上?中国人不解:不都差不多么,都是为中国人死的啊。最后还是给刻一块了。

4 民主并不总是好东西。中国人特容易受激情的煽乎(这点我看全世界一样)。八国联军进来和日中战争都一样,主战派都是热血澎湃,“不打不是中国人”。慈禧昏了脑子,竟信了义和团刀枪不入。蒋中正倒脑子不昏,一直拖啊拖,从31年拖到37年。但最后还是架不住民情激昂,开打了。

5 即便是到如今,连y老师这样见多识广的人,也会被李承鹏一句“车轮滚滚,却有几多头颅凋零”煽得热血冲顶。几天后看后续,才发现真相还未查明,他感慨为何这样的振臂一呼就能撩拨起这么多人呢。

6 我表达了对汪精卫老师的同情,感慨何时国人才能理解汪的苦心。y老师说汪主要是判断失误,认为抗战无非是甲午、辛丑之延续,最终都是惨败。所以组低调俱乐部新南京政府等。最终其实是侥幸惨胜,可惨胜跟惨败有区别么?
7 又讲到历史的诸多有意无意的疏漏。比如戈登,洋枪队帮助清廷剿灭太平天国,他们与太平军有契约:只要投降,可保不杀。这些战俘最终都移交给清政府军,李鸿章毫不迟疑的就全给卡擦了。戈登认为中国人完全无信用可言,一气之下回国了。

洋人在近代史上还有很多贡献。还比如办学堂的传教士们,司徒雷登,等等。老毛一句“别了”就给人打发了。从此人家就是“帝国主义在华利益代理人”。

多年来日本的很多律师在帮着中国人打关于中日战争的官司,慰安妇赔偿等等。他们自费代理,筹钱安排原告们来日本行程住宿,官方宣传里何曾有过这类报道。
三 教育问题
1 y老师有一子,学龄前酷爱思考,喜琢磨规范,说话有灵气。“想象力比起美国小孩也没问题的”。上了学,到二三年级写作文,慢慢就开始以“我又度过了快乐的一天”结尾。y老师无比沮丧:完了。

2 学校风气变得很差。皇城根儿小学的老师,一到教师节元旦竟会暗示小孩们给他们送花送礼物,“要表达尊师之情”。谁都送,你就不敢不送。

3 y老师不想让儿子再被红色宣传毒害。儿子还未上学时,俩人一起去天安门玩。小孩指着城楼上的头像问:那个是谁?y老师略一沉吟,道:那是城楼看大门的师傅。“我就是不想跟他说那是伟大领袖谁谁谁。”我觉得他多虑,2000后的孩子还会被这种东西迷惑么。

 四 出国问题

1 y老师表示可以接受移民。他上米国走了一遭,发现那里长幼有序,路上超市里陌生的人们热情有爱,充满阳光。他想真是好呀。

2 他遇到一些早年出国的人,一聊天都是这个调儿:都挺好,有个小别墅,两辆小汽车。可是生活就是生活,就是没啥成就感。

3 我也有疑问。我跟y老师同来领个虾米媒体奖,也算是被致敬了下。那么这些参会的人,衣食无忧,而且因为各自做了点事儿得到些认可,也算进入了自我实现的轨道。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这么多的不爽,马斯洛需求理论该如何解答呢。

Advertisements

10.21梦

某个寒冬,快过年了,我家那地方发了大水。

一只鹅在混浊的河水里若隐若现,准确的说是挣扎着浮起来。因为它的脑袋看起来不像家鹅,拧做一团,类似京剧脸谱,所以它应该是天鹅,我想。很快又发现了第二只,第三只。它们好像受到了某种伤害,或者中了一种毒,看起来很痛苦。

我走到河岸上看,却不知如何解救它们。天鹅们随着河水慢慢被冲远。我看到,在我脚下,一只巨大的褐蛇潜伏水中。我看不到它的脑袋,它碗口粗的身体在水里翻腾,距我只有几米之遥。我想天鹅受伤或许与这只巨蛇有关。

表弟站在离我几十米外的河岸上,他也看到了这些。当我跑过去找他时,他却不见了。

10.18梦

一个幽暗的房间,两面相邻的墙壁各有一道门。

貌似我老婆和我姐姐(当然我没有姐姐)的俩人分别持枪把守两道门。这个房间的外面,一个阴险凶恶的家伙随时会开枪,他要置我们于死地。

这是一个空房间。我没有武器,不停寻找最好的藏身点。理论上来说,敌人的子弹可以穿过两个门,射到房间的任何位置。

这就像一个电影的开头,你不知为何这几人怎么就在这里形成对峙,为何我是VIP,并需要两个女人的保护。这其中最难捱的是我,她俩仗着有枪,在房门里外腾挪,我却一直处在被飞弹击中的恐惧中。

姐姐的那扇门忽然有了动静,她闪了出去,却未看见敌人。远处军人训练的声音听来,是部队的常规训练,吹号,哨声,一二一。

我们都觉得危险似乎离我们远去,但并未解除。镜头刷的一下切到远处,我们的敌人站在一辆小型货车后面,他看起来正跟一支私人武装的老大谈一笔生意。我们听不见他们的谈话,却清晰的看到他用身体有节奏地碰着货车,车后拖斗里有一支火箭筒。如你所知,那火箭筒在他那看似无意的碰撞下骤然发射,直接命中了我们的小屋。

我们理当都挂掉了,这个敌人是狡猾而凶残的。但后面的场景却是夕阳下的海滩,鲜红的晚霞映照着沙滩上如死鱼般躺倒的游人身上。我们仨混在人群里,镜头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去。大家都没有死,只是静静地想着心事。这时候应该上字幕了。